76直

不管是周叶,王叶,喻叶,还是 all叶...
只要是叶受,我都吃 =//////=b


其实最爱的cp是黄黑.

【翔叶】偷心大盗【一发完结/警X贼paro】

赤无:

&ooc预警


 


& 1v1,翔叶,日常占all叶tag【打死】


 


&警察孙翔X义盗叶修,各种bug。点文回应: @联盟脸T叶不羞 


 


&文笔如同狗,废话也多如狗,天天妈的智障


&*其他文链接:【一发完结】孵蛋记【all叶】


 


*【all叶】一路追随【ABO】:01   02  03  04  05


 


*【全职高手/暧昧向?】让我们用表情包来战斗吧!


 


*【周叶】狐咒【一发完结】


*【翔叶/R18】以花为名【一发完结/花吐き病paro】


———————————————————


“这边!快!该死,那个家伙!”


 


“快拦住他!快拦住他!!”


 


“一群废物!这么多人连个贼都抓不住!”


 


“报告长官!人已经不见了!”


 


“你有病吧?!老子有眼睛!”


 


【一叶之秋】……是B市警局一直以来最大的头号公敌,最喜欢的事是逗弄警察。偶尔兴起会用【君莫笑】这个名号,但总有一种讥讽的味道。


 


君莫笑?靠!真的笑不出来好么?!


 


为什么是头号公敌?因为他是怪盗!贼!还是义贼!有粉丝的义贼!与所有怪盗都有的通病,他喜欢先发犯罪宣言。警署收到的枫叶卡片至今已有十一张,也就是说他已经有十一起盗窃案,而且有七次是为了逗警察玩。


 


有七次!!是为了!!逗!警!察!玩!是有多无聊啊?啊!多!无!聊!啊!可就是抓不到啊!抓!不!到!啊!


 


所有的警官都在小本本记上那日被玩弄的屈辱与哀嚎,发誓不抓到这个一叶之秋,他们就辞职!


 


而另外四起都是不得了的大案,什么中世纪的王冠啊……大财主的钱库啊……各种金银珠宝啊……等等。总之每次都是一些没有证据查处的贪官污吏,可所谓大快人心,连警察都不禁拍手叫好!而且每次这些东西换来的钱都捐赠到了不同的孤儿院或养老院。


 


什么?你说怎么不追着那些捐赠名义去。卧槽?求你们自己感受一下……


 


xxxx年xx月xx日。无敌最俊朗先生向xxx孤儿院捐赠xxx万元。


 


 


xxxx年xx月xx日。忧郁的小猫猫小姐向xxx孤儿院捐赠xxx万元。


 


 


xxxx年xx月xx日。神说要有光先生向xxx养老院捐赠xxx万元。


 


这样的名号都能通过!吃shi啦?!这怎么追查啊?这么恶趣味一定是他啦!


 


某追查人员之一许xx警官含泪无言:这个君莫笑真的很无耻!!!


 


虽然这个家伙是个义盗,但说到底还是贼。上头一直催促快点将他绳之以法,也不知收了多少好处。


 


终于在第十一起后,上头换了个长官派给了B市的警署。那家伙一来,就立刻宣布了一条命令。


 


允许射击。


 


虽然各个组长极力反对,但最终不了了之。原本装着麻醉弹的枪,全换成了实弹。


 


“卧槽?什么鬼长官,智障吧?君莫笑是贼没错!但也是人好么?”许博远义愤填膺地敲着桌子,气鼓鼓的朝同僚说道。


 


“嘘!嘘!小蓝你小声点啊!听到了就不好了!”


 


“老子宁愿被革职!”许博远环抱着胸,冷哼了一声:“新来的你怎么看?”


 


“啊?叫我?”一个脑袋从办公桌后抬起,他本来吃着饼干,嘴角还沾着饼干屑,听到有人叫他才放下了饼干,抬头时一脸迷茫。


 


“我说孙翔你怎么看?”许博远抚额,又问了一遍,随后他好像发现了什么,走了过去:“诶?孙翔你拿着手机在看什么啊?”


 


 


“没!没什么!”孙翔看许博远凑过头来,立刻慌里慌张的把屏幕关上。


 


孙翔关得快,许博远也看得快。


 


“哟呵?你老婆?孩子都有了?”虽然没看见脸,但是隐隐看到是一副侧身抱着孩子的人的画面。


 


“卧槽!没看出来啊孙翔!你那么年轻就结了婚,还有了孩子?!”


 


“不,不是!不是老婆!”孙翔推开椅子,站起身,一脸慌张的解释了起来。


 


“卧槽?你好人妻这口啊?没看出来啊!”


 


“不是!是孤儿院的……孤儿院的院长……”孙翔激动的说了句不是后,声音越来越小,视线也移开了……


 


“哦!暗恋呀?”


 


“我,我,我才不喜欢他!只是路过,觉得……觉得孩子很可爱!对!孩子很可爱才拍下来的!”孙翔红了一张帅气的脸,别扭的解释根本没有说服力。


 


“哦!~孩子可爱!抱孩子的人更可爱!~”


 


“他,他是男的!”孙翔憋了半天,才说道。


 


办公室寂静了一会,大家相互对视交换了眼神,浮起揶揄的笑容一齐喊道:


 


“yooooo!~~!”


 


“靠!”孙翔羞得破口大骂,踹了一下椅子气呼呼的甩开门就走:“老子才不喜欢他!!”


 


其实孙翔很心虚……真的很心虚……因为他老是身体不受控制去那家孤儿院晃荡,拿着手机开着照相机的那种,总之拍了不少带孩子的院长,照片单分了一组,还拿几张做了屏幕和保屏……搞得自己都会经常吐槽自己是不是个变态痴汉。


 


可是真的很可爱啊!院长有着一张虚胖脸,抱着一个婴儿肥的孩子脸贴着脸笑得一脸温柔,感觉就是两个糯米团子的相撞,软软的让人想咬一口!


 


那副画面孙翔至今记忆犹新,当时不知爆手速按了多少次快门存了多少的照片……没错,就是刚刚许博远看到的那个。


 


孙翔掏出手机,划开屏幕,上面的人的微笑让他泛起涟漪。他捂着跳的越来越快的心脏羞红了脸,蹲下来环着腿轻轻抚摸那人,就算只是侧脸,也足以让他如此心动。


 


“……叶,叶修……”孙翔张了张嘴,有些觉得羞耻,但是还是勉强喊出不经意听见的那人的名字。刚喊完,孙翔受不了得用手捂着脸,脑袋上还冒着热气……


 


喊……喊出来了!!


 


孙翔露出一只眼,又看了眼屏幕上的人。


 


今天,也要努力的和他搭上话不行啊!


 


————————————————


 


叶修最近觉得有个炽热的视线一直在盯着他看,弄得他也不禁有些担忧起来自己是不是被条子盯上了。


 


不会啊?他可是很有自信的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信息,至于那些没用的……


 


叶修嘲讽一笑,聪明点就早完事,不聪明那就受点罪吧。


 


不过只要查了,无一例外都会直跳脚大喊:君莫笑你无耻!


 


没错,他就是闹得满城风雨的怪盗——一叶之秋。


 


白天职业是孤儿院的院长,晚上偶尔兴起会闹些风雨增添点娱乐。在听到那家贪官进了些什么好东西时,他就笑呵呵的出征了。


 


最近,圈里又有效可靠情报那些社会蛀虫又进了什么东西。


 


叶修舔了舔嘴唇,冷笑。


 


但是院门前经常出现的那鬼鬼祟祟的身影,让他的计划不得不暂停一下。


 


“院长!院长!”一个孩子跑了过来抱住叶修的腿。


 


“恩?怎么了?”叶修蹲下身子,摸了摸孩子的脑袋,温柔的出声。


 


“叶修哥哥!那个家伙又在那里蹲着了!”孩子皱着脸指着外面因为太高而无法很好的藏匿身形的人影。


 


“……”叶修的笑容有一瞬间有些僵硬,然后包含同情的望向那个人。


 


孩子都鄙视他了……


 


他叹了口气,抽出烟叼在嘴里,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嘿!”


 


“啊!!”


 


叶修好笑的倚着墙看着被吓到的人跌坐在地面,一脸惊恐的向他看去又一瞬间僵硬了表情。


 


真有趣。


 


怪盗的通性吧,对这些新鲜事物都有着特殊的感觉。叶修玩味的笑了起来,对那个‘新鲜事物’伸出了手:“没事吧?”


 


“叶,叶,叶修!”孙翔看着眼前笑得玩味的人,视线又看向对他伸出的手……


 


“恩?你知道我的名字啊?”叶修愣了下,又笑道。


 


“不,不……”孙翔拼命的摇着头,可他也不知道要否认什么……名字都叫出来了,还说自己不知道?


 


“这位先生你冷静一下,我又不会吃了你。”叶修叹了口气,夹起放在嘴边的烟,收回有些伸僵痛了的手。


 


“……额。”孙翔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把头狠狠的低了下去:“我,我,我先走了!”


 


叶修有些吃惊的张了张口,刚要说着什么,就看见从他身边经过的人耳尖都泛起了红……


 


这孩子,害羞什么?


 


叶修耸了耸肩,刚要回去继续带孩子,就看见那人摔倒的地方落下了一样东西。


 


他单手撑在墙壁上,眼中浮起自信。手一用力,黑发随之飞扬,嘿了一声,利落的将长腿连同身子一起翻了过去,安全着陆。


 


他拍了拍手,将灰尘禅去。看了眼因为用力而被揽腰折断的烟,回头望了望翻过前的地方,心疼了一秒钟,又慢悠悠地走到了东西掉落的地方。


 


“哎哟?小本本?”叶修将本子翻了过来,“警察证?!”


 


叶修脸色变了又变,思绪百转千回。那些一直以来的警察变聪明了?找到他的藏身之处了?有人出卖了他?圈子里的?……


 


总之一瞬间,连孤儿院的安顿,逃跑的路线都想好了。随机应变和逃跑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怪不得刚刚那个家伙被自己吓到了,可是仔细想想哪有那么蠢的观察方法?


 


叶修皱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去判断方向。他翻开警察证,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孙翔?……这不最近才进的局子么?啊,不,是才当上警察。那么说有点的犯罪意味……”


 


“新手?不至于派来做这种事吧?”叶修合上小本本,拽着它在自己手上轻拍:“听说警局换了个局长啊……不会比老冯更傻吧?”


 


叶修大大,老冯要哭出来了。


 


“叶!叶修!”叶修听见有人叫他,转头。哎哟?怎么又回来了?


 


“那个……我,我的……是我的。”孙翔是小跑着回来的,他在叶修的不远处停下,指着叶修手上的本子,眼睛却时不时看向叶修,声音越来越小……


 


……要个东西还那么别扭?


 


叶修看了眼手中的本子,问道:“警察?那么偷偷摸摸的,是不是要抓我啊?”


 


“没有偷偷摸摸的!”孙翔瞪着眼,得好好告诉他是因为想和他搭话才……


 


先回答那个?叶修愣了愣,捂着嘴闷闷的笑了。


 


“也不是要抓你……是我,我……我喜欢你!”孙翔一愣……卧槽!他说了什么!


 


叶修不笑了,一根被扭弯的烟从指缝里掉了出来。他愣愣的看着面前慌里慌张的人,对他说的话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


 


孙翔连忙摇着头摆着手:“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我不是喜欢你!”


 


孙翔大步跨过去,抓住叶修的肩膀想要和他解释,可那刚反应过来的叶修脸上突然满起的红潮,让他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两人慢慢将视线对上了。像触电一般孙翔立刻撤开了手,扭过头用手朝脸上扇着风……叶修也别过头,把手捂上脸,耳尖微粉。


 


天啊……他居然被人打直球告白了……


 


天啊……他居然向心仪的人告白了……


 


叶修安抚下跳的略快不自然的心脏,将小本本塞给那个家伙。见那人愣愣的接过小本子,转过还有些微红的脸,带着不安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


 


叶修看着他,不由得想起孤儿院得那些孩子朝他要棒棒糖的眼神。叶修感叹着伸了出手,在孙翔的脑袋上摸了摸……


 


然后两个人又闹了个大红脸……


 


这个警察绝对不是派来监视他的!


 


“叫,叫孙翔对吧?”叶修移开视线,把手抽回。卧槽?难道这个家伙是他的克星不成?为什么他要对他心动不可啊?


 


“嗯……”孙翔点了点头,将本子收好。又像似想起什么似的认真的朝叶修说道:“我不是来抓你的。”


 


“噗……那是开玩笑的。”虽然他真的在被警察追捕……“看你在外面站了好几天了,想要进来和孩子们玩一玩么?”


 


“嗯……”孙翔低下头,应了声:“其实主要是看看你……”他小声的嘀咕道。


 


“……那走吧。”听力敏锐如他,脸上又燥热了起来,那个人还跟没事似的跟在他后面。


 


该说傻还是可爱呢?叶修轻笑,引来身后人的目光,好奇他在笑些什么。


 


一阵风吹来,一缕烟草味从身前的那个男人身上吹来,萦绕在孙翔鼻尖,有些微微的苦涩……他抬头,看见那个男人拉开门,招呼着他进去。


 


那天孙翔终于如愿以偿进了那个院子,和他倾慕已久的人搭上了话,还帮他带了孩子……


 


当孙翔抑制不住嘴角杨起的笑容,心情雀跃地回到警局时被告知——


 


一叶之秋的犯罪宣言来了!


 


亲爱的警官们!今天晚上九点!将去某大人的府邸中打扰!至于偷什么东西……呵呵,这都猜不到做什么警察?——君莫笑


 


许博远颤抖了手,狠狠地将枫叶卡片扔在地上:“卧槽!这君莫笑!越来越无耻了!”


 


“小蓝冷静……”


 


就在众人闹得不可开交,孙翔那着卡片思索着出神时,门被用力的推开了。


 


一个满腹肥肠的人气高趾昂的走了进来,他轻咳了一声:“你们这些人听好了。这次出击的人数一共五十,若是这次在我的带领下你们连一个贼都抓不到,那就全部都给我呈上一份请辞信吧!允许射击!不许手软!”


 


“打死怎么办?算你的?你坐牢?!”有声音抱怨道。


 


“谁?滚出来!”局长怒瞪了一圈,一个人从中走了出来,是许博远。


 


“报告长官!我说!打死怎么办?!算你的??”许博远拽下警帽,一字一顿从牙齿里挤出来:“是,我们是抓不到君莫笑。但是他是义贼,他做的事情我扪心自问,哪件不大快人心,我做不到说不。法律也会为这件事酌情处理,虽说会坐牢,但是绝对不会被受伤!”


 


“你什么意思?”


 


“老子的意思是老子不干了!”许博远扔下警帽,打开门朝他说道:“你能抓到君莫笑,特么我吃shi!”


 


“小蓝别激动啊……”一位同僚跑了过去,无奈的朝局长笑了笑,也摘下警帽追许博远去了。


 


“我会抓到君莫笑的。”孙翔放下手中的卡片,高傲的杨起头:“但是绝对不是用这个”他晃了晃手中的枪。


 


君莫笑以超强的体术出名,他就会以这个,来将君莫笑送入监狱!


 


“倒是你,局长这个位子你最好坐稳了!免得跌下来了!应长官您的命令,允许射击!”孙翔笑得自信,他抬起手中的枪对准门口的人,手指划到板机……


 


局长惊恐了一张脸,却还是强作镇定别出笑容,嘴却哆嗦什么也说不出。


 


“砰——!”


 


“啊啊啊!!!”局长抱着头蹲在地上。良久他睁开眼,什么都没有朝他驶来,只有那些人憋着笑看着他。


 


“哈哈哈!!我连安全栓都没拉开,能做什么?所以为什么你那么简单就说允许射击这四个字啊?恩?”孙翔走过来,弯下身子看着他:“不爽的话,罢我的职啊?垃圾……”


 


局长张了张口,刚要说什么,就见孙翔从枪中抽出什么,掉落在地上发出叮的声响。他扭头,看着局长,对他晃了晃手中的枪:“这次,我可是拔了啊!”


 


————————————————


 


最后,不是孙翔他们没来,而是那个局长没来。孙翔对此嗤鼻一笑,随后不在去理。


 


今天是他参与追捕一叶知秋的第一次,但是他已经为今天准备了很久才从G市转到了B市。那个家伙让人热血沸腾,忍不住想要去将他打败。他当时选择当警察可就是为了这一场追逐而脑袋一热么?


 


而且今天,和叶修搭了话。孙翔摸了摸鼻头,狠狠地摇了摇脑袋,示意自己不要想这些。


 


一叶知秋的目标——埃及法老陵墓取出来的纯金法杖。


 


孙翔敲了敲面前的防弹玻璃,冷笑的看着里面的纯金的玩意。上面那些人真有闲情逸致,去搞些这种玩意也不愿意多听听民众的意见。


 


他突然有些理解一叶知秋的心情了。


 


可惜,他是警察,君莫笑是义盗。


 


官抓贼,自古以来天经地义,没有什么借口可以推翻。


 


九点了——全部人员进入警惕状态,每个人在心中暗暗发誓今天一定要将这个警察的宿敌抓住。


 


咚咚——


 


宝物放置区隔壁的墙传来声音.....孙翔和同僚对视了一眼默默地向防弹玻璃中的宝物靠近。


 


声东击西?


 


这确实是声东击西,不过要的就是注意力偏移!


 


一颗烟雾弹从他们身后炸开,孙翔暗道一声不好,捂着口鼻快速的转身——


 


批啦!——面前的玻璃炸裂开来,孙翔立刻用手挡住头部往后退去,而视线却瞥到那一身黑衣拿着宝物的人,他看着他好像也愣了愣,随后快速的逃离。


 


是一叶之秋!


 


孙翔顾不得被玻璃划伤的地方,立刻迈开腿向一叶之秋逃跑的方向追去,他拿出对讲机,看见转角那一抹黑影,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A区失守!A区失守!警报!警报!一叶之秋盗窃了宝物正在朝C区前进!请做好拦击准备!请做好拦击准备!”


 


孙翔追到大厅上方,看到那个黑衣人在下正往他来的方向跑去,他撑栏,跳跃,稳稳的落在了那人的面前。


 


“哇!~”那人吹了个口哨:“身手不错。”


 


“少废话,一叶之秋!记住我的名字!孙翔!是要在这里把你绳之以法的人!”孙翔摆开架势,哼了一声立刻就往他身上招呼。


 


叶修闪躲着,余光轻瞥后面驶来的警察团伙,皱眉,暗道不能恋战。他抽出怀中的最后一枚烟雾弹,投到地上。那东西瞬间放出烟雾模糊了周围的视线,但叶修早有逃跑方案,立刻朝那方向跑去。


 


孙翔被烟熏了眼睛,一阵风从自己身边经过,还带有人体的余温。不好!一叶之秋要逃走了!孙翔立刻朝那个方向追去......


 


“该死!君莫笑!有种你别跑!”身后的警察堆里发出抱怨声,这无不是被烟熏了眼的。


 


孙翔追着追着,视线慢慢地恢复了。他抬起头,看向面前已经站在窗边回头朝他打着招呼的一叶之秋。一抹熟悉的烟草味传入他的鼻尖让他僵硬了身体。


 


“哟!孙翔小朋友!期待你下次能够达成你的梦想吧!Bey!~”一叶之秋朝他挥手,月光下一根银丝飞起,他这样跳出了窗。


 


“......不好!”孙翔回过神,立刻朝窗边望去,可一叶之秋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他阴沉下脸,狠狠地朝墙壁挥拳:“可恶!”


 


心中那份不安和猜疑一点点的蔓延......


 


————————————————————————


 


孙翔站在孤儿院前,手臂贴着大大小小的创口贴,脸上和鼻头也有几处。他拉了拉铁门,看见一个人影走了过来。


 


是叶修。孙翔咬牙,抓住了铁柱。


 


叶修站在他面前,没动,没去帮他开门。良久孙翔开口:“是你吧。告诉我,是不是你?”


 


“如果我说不是你会相信?”叶修好笑的开口,他肯定是确信了才会路出那样的表情。一副被他骗了的表情。


 


“.....会去相信,但看来不是得了。”孙翔低下头,握紧了拳头:“我是警察,你是贼。按理说,我现在应该逮捕你。”


 


“我会逃的。”叶修耸了耸肩,道。


 


“可你偷了的东西还没还...”孙翔抬头,复杂的看着他。


 


“...孙翔你傻不傻,东西我昨天就卖了。”叶修比了钱的姿势:“钱也打进账户,估计已经捐出去了。”


 


“不是那个,是这个。”孙翔指着自己的心脏,笑着看着他。仰慕和追逐融为了一体,让他无法忽视心中那股跳动。那日与他的相处,更让他确信那份感情。自己心中都承认了,口头上绝不会再去否认。若是现在不去承认,这个逃跑专家就可能再也抓不住了。


 


叶修愣住了,看着面前笑得耿直的家伙一张伶牙俐齿竟张了张一句话也说不出,他指着孙翔的胸口,红了一张老脸。


 


“下一次,绝对会抓住你的。”孙翔敲了敲铁门,看着叶修无比认真的说道。


 


“现在不抓?”叶修隔着铁门握住了那只手。


 


孙翔愣了愣,扭过头嘟着嘴小声的说道:“现在不,因为有点不舍得。”


 


叶修笑了,松开孙翔的手也指了指自己的心脏:“那,作为交换,这个给你。”


 


“好!”


 


一场心与心交换的游戏,一场追逐与逃跑的爱恋。不也挺浪漫的么?


 


【END】


 


————————————————————————


 


没错,又是烂尾,哈哈哈哈!!!没有逻辑的烂尾哈哈哈哈!!妈的智障!


原本又想炖肉的,昨天写完一篇肉后立刻放弃了,炖什么肉!天天吃肉得癌症好么!【打死】 


哦,对了,lo主市遵从那种什么题材会养成什么性格的那种。比如说叶不羞怪盗就会养成那种对新鲜事物好奇啊,习惯警惕啊。孙翔翔警察就会在案件上比较容易转过脑袋啊,该说的时候就说啊!


 


还有那个局长是个笑话,lo主放出来苏下孙翔而已,没什么特别的。还有小蓝也是私心放出来耍个帅的。所以没有什么逻辑可言。哈哈哈哈!妈的智障。


 


顺带一提lo主没有怎么检查,欢迎捉虫!


以上。

评论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