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直

不管是周叶,王叶,喻叶,还是 all叶...
只要是叶受,我都吃 =//////=b


其实最爱的cp是黄黑.

【喻王叶】秘闻[一发完结]

玫瑰花🌹溢夏夏:

秘闻


 


喻王叶


没有R18


 @Dela  不想写肉,你知足吧!这么多人给你写!


师生,有轻微NTR,其实是修罗场


写两个心脏的修罗场好….难…..啊……..


 


 


 


 


 


 


叶修原本趴在桌子上浅眠,他刚被折腾了许久,现在正累着,身体很劳累但是他的精神还挺好,大脑也不昏沉,也并不十分想睡,就只是想趴着放松而已。突然他听见办公室门口传来了轻微的锁孔咔嗒的声响,有人进来了。


 


可能是学生进来拿卷子吧,刚放学没多一会儿,这个时间总有没拿到作业卷子的学生自己来老师办公室找空白卷子,然后才回家。叶修没管对方,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放空了脑子继续养神。


 


脚步声哒哒哒了一阵,叶修也没怎么留意去听,那人却是走到了叶修身前,他细细地看了叶修的睡颜一会儿,然后低声地喊:“叶老师?”


 


是喻文州啊。叶修没理他,这会儿浑身都酸着他才懒得动弹,寻思着就这么不理他对方以为他睡着了就能自己回去,谁想到喻文州在连着喊了三声以后就微微笑了下,然后直接上手摸到了他裸露出来的后颈上。


 


叶修并没有来得及反抗,喻文州的手指就已经灵活的钻到了领子里头,并且相当快的拨开了立领,颈子以下的一些皮肉顿时裸露在外,叶修心里头一个激灵,一股冷意霎时从腹部开始蔓延至全身,他正要睁眼试图阻止喻文州的举动,后者却猛然五指用力,一把抓着他的领子往下拉,叶修的扣子上头两个是解开了的,但饶是如此被喻文州猛力地下拉,后背也即刻露出了一大片光滑的皮肤,而前面的衣襟步步紧逼,直勒住了叶修的脖子,他骤然一惊,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清醒了过来,此时哪里还顾及身体算不算痛,叶修一脚蹬上办公桌的下桌角,借着力气把身下的滑轮皮椅往后狠狠挪了一步,旁边的人措手不及,旋即放开了逮住叶修领子的手。


 


“咳咳……咳咳咳……”叶修几下扒拉下来勒到脖子上的衣服,努力斜着眼睛去看旁边面色波澜不惊的喻文州,“……发,咳咳,发什么疯呢你。”


 


喻文州没说话,叶修这个时候也懒得理他,用手摸了几把脖子,他桌子上放着一面小镜子,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白皙的脖子已经被勒出了一道红痕,喻文州站在他的斜后方,此刻眼色微微露出了些许冷意。


 


“老师今天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精神就很不好。”


 


叶修哦了一声,心下紧了一把,面上倒不动声色:“是有点,挺关心老师的哈文州。”他试图拍拍这个优等生的肩膀,但是被对方躲了一下,顺势却是抓住了叶修伸出去的手。


 


“我还想更关心老师一点。”喻文州说着又凑近了几分,倒是叶修讪讪的,瞧着喻文州在靠近他就往后挪了几分。


 


“那也行啊,明天帮老师带包芙蓉王呗。”


 


喻文州抿了抿嘴唇,似乎并不在意叶修东拉西扯的转移话题,他心里带了情绪,现在动作,说话都只一味的直截了当,一点都不想跟叶修绕圈子,他抬了手继续抚摸着叶修的后颈,眼神微冷:“我是说,像王老师那样的关心。”


 


然后他趁着叶修傻住的时间埋头叼住对方的唇瓣,舌尖长驱直入钻进了叶修的嘴里,叶修反应过来了立马挣扎起来,这一动全身肌肉就像被碾过一样,疼得他顿时安分了下来,喻文州一开始有些满意他的乖顺,可是很快他就明白了叶修为什么突然不乱动了,喻文州一气,嘴上的动作就粗暴起来,牙齿连啃带咬激得叶修呜咽直叫唤,他听了这声气反而高兴,紧紧抱住叶修吻得更入迷了。


 


“呜嗯……喻文州!”叶修实在不想再受罪,稍稍停了一会儿以后手臂上积蓄了点儿力气,等着喻文州亲得入神放松警惕就猛地把人推开,他眼神有点飘忽,但仍然带了斥责的意思,同时在揉着自己的双臂,那里还泛着酸,刚才大动了一下腰也不舒服,该死的王杰希。叶修在心里骂。喻文州被推得到后退几步,他不甚甘心,正要再上前强硬一点的时候看见叶修戒备的眼神就顿住了脚步。


 


“我……”


 


“差不多得了啊,你该回家了。”叶修反手用手背擦了擦嘴巴,斜眼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还有一刻钟王杰希就开完会了。


 


喻文州在他身后久久的沉默了下去,就在叶修以为他快要离开的时候,身后的人却突然上前来从背后一把抱住了他。


 


“这不公平,”叶修听见喻文州在他耳边喃喃自语,“这不公平,叶修。”他叫他叶修,而不是叶老师。


 


“我和他一样喜欢你。”喻文州压的位置相当巧妙,叶修现在整个人被挡在办公桌和喻文州之间,他浑身酸痛不已,要用疲惫的背部肌肉去挣脱开一个已经成年的青年的环抱相当吃力,这是喻文州早就计算好了的,他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沮丧,这时候叶修已经心软了,他一早知道喻文州的心思,所以刚才的事情叶修并没有多生气,要换了另外的人,他早左右开弓给他两耳光了。


 


喻文州拿捏得当,发现叶修态度有所软化以后就顺势起来把叶修转过来,可整个人还是牢牢的把叶修困在他和桌子之间:“为什么他就可以,我不行。”


 


他的手再度摸到了叶修的后颈上,往下三厘米就是刚才让他情绪失控的原因。


 


一个红肿而显眼的齿痕。


 


那个齿痕就像一个关口,往下面就是大片大片的欢爱过后的痕迹,吻痕,淤青,就连蝴蝶骨上也有几个深深的牙印,他一把把衣服拉下来的时候全看见了。


 


“文州……”


 


“嘘。”喻文州此刻已经蹲了下来,他仰着头去亲吻叶修,不再是刚才那种霸道的姿态,他现在的身位很低,叶修能轻易的就挣脱开他的亲吻,但是他的姿态显得如此低微,如果叶修不推开他那万事大吉,如果叶修这个时候真的一把推开他反而对他更加有利,他会作势委屈,让叶修更加心软。


 


现在的情况暂时是前者,这让他不算失望。


 


“你们在做什么。”


 


一盆冷水刷的浇到了喻文州的心上。


 


-


 


屋子里显出了二角对立的样子,叶修居于其中,苦不堪言。


 


王杰希开完会直奔办公室来,一开门就看见自己的恋人被别人抓着手臂亲吻,他正要发火就想起自己离开以前叶修已经被他操的直不起腰,还撑着去上了最后一节课,现在肯定连坐着都觉得难受,那么……他把视线狠厉的投向了站直了起来的喻文州。


 


“你应该已经放学了。”王杰希的声线平和。


 


“是的,所以现在是我的私人时间,王老师。”喻文州针锋相对,四毫不退让。


 


“高三了把精力……”


 


“王老师,上一次的统考我是全市第一。”喻文州微微一笑。


 


“那么,”王杰希抱住了自己的双臂,“优等生也该德才兼备才对。”他看着喻文州的神色微有不解,轻轻笑道,“我实在想象不出来我们学校的尖子生会横刀夺爱。”


 


“王老师说差了,横刀夺爱的意思,是叶老师已经被我抢到手了吗?”他的神色不卑不亢,语气冷静自持。


 


“我是说我想象不出来,所以幸好你现在还没有做到这件事,”王杰希的眼神也滴水不漏,既没有怒意也没有蔑视,“你该庆幸。”


 


“我确实很庆幸,”喻文州的笑容同样恰到好处,“庆幸很早就发觉了自己喜欢叶老师,然后付诸实践,没有荒废多年光阴。”他意有所指,王杰希听后不免刺心,他和叶修是同届生,年轻的时候走了不少弯路,要是他也在这个年纪就跟叶修确定了下来……他心里唏嘘,那现在哪里有这个兔崽子一星半点的立足之地。


 


“那些时间也不见得是荒废了的,”王杰希心里不舒服但丝毫不显露,他看向叶修,眼神里带了温存,“这样的感情才更牢靠。”


 


“我……”


 


“你们这是当我不在是吧。”叶修原本是靠在椅子上看他俩争,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让着谁,虽然看戏挺有趣吧但是再不打断他们这是要闹到明天早上也闹不出个结果,叶修慢慢从小热水壶里倒了一杯热水喝下,觉得周身好过一点点了以后才打起精神开口制止。


 


“叶修,没人告诉你两虎相争的时候最好做壁上观客吗?”王杰希斜眼看他,叶修摸了摸鼻子,得,差点忘了这个时候他插进去就里外不是人了,他耸耸肩,眼神示意王杰希,行,你闹着,我不插手了。


 


倒是喻文州眼珠子一转,心思也转到了身后叶修的身上,叶修已经出言相劝,王杰希虽然让他别插手但那是王杰希的态度,他现在是叶修的正牌男友,这个时候霸道一点绝对不会惹叶修反感,但是他就不一样了……喻文州心念一转间,已然转过身对着叶修微笑:“叶老师今晚好好休息吧,别明天不能来上早课了。”


 


“我就先走了,”他埋头飞快的亲了一下叶修,然后转身慢慢的走开,经过王杰希的时候他顿住脚步,“王老师,那句横刀夺爱其实你确实没说错什么,”他轻轻笑,“总有一天我会变成名正言顺的。”


 


“老师再见。”


 


 


 


END


 


 


 【冷漠】实在没精力开车了




 


 


 


 



评论

热度(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