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直

不管是周叶,王叶,喻叶,还是 all叶...
只要是叶受,我都吃 =//////=b


其实最爱的cp是黄黑.

【All葉】男生之間有時候就是愛打一些無聊的賭

PERDIDO:

*學生paro,極短單篇


*有病居多,放棄治療


*All葉,自由心證,不定期更









例如說,


王杰希、江波濤、孫翔、葉修走在路上,幾個人原本是在討論今天英文口試測驗的成績,到後來,變成敢不敢去前面的店家用歪果仁的腔調點菜。


葉修表示,這有什麼難的。


然後走到一家飲料店前,神色自若但用奇怪的口音跟店員說:「綠茶。」


然後回頭用挑釁的眼神看其他三人。


「靠,敢不敢說上整句話啊,兩個字算什麼鳥。」孫翔罵。


「看起來鳥,做起來屌,懂不懂。」葉修回。


「兩個字,超屌。」這是王杰希式的雙關嘲諷。


「看,大眼識貨。」葉修完全領情。


「加個規則,後面的人句子不能比前面短。那我去了。」


剛說完話,江波濤已經走進下個店家,在走到店員前語速超快的開始講:「我要一份青椒牛肉絲、一份臘肉蒜苗、一份魚香茄子、一份韭菜炒蛋、一個清蒸豆腐、最後再一個羊肉炒飯。」


點菜的妹子只來得及聽見最後一道,複誦一遍,「一個羊肉炒飯,其他呢?」


「不用了。」


「一個羊肉炒飯就行嗎?」


「對。」


「好的,請稍等。」


江波濤最後還是沒敢向葉修一樣回頭挑釁,只是認真盯著菜單,享受後腦杓被視線穿透的刺痛感。


「小江挺機靈啊。」葉修吸光綠茶,一勾江波濤的肩,哥倆好的跟他並行。


「一般般。」江波濤笑。


然後兩人默契的一起回頭,江波濤還好,葉修臉上笑得讓孫翔很想直接貓他一拳。


「後面句子只能更長不能更短啊,誰先上?」


孫翔還沒找到解決的辦法,王杰希已經挺身而出,走進店裡,一個年輕的小哥問他想點什麼,王杰希自然的開口:「Excuse me, I want to order something…嗯,一個…一個青椒牛肉絲,一份臘肉…臘肉…蒜苗,is that right? 再一個茄子,要魚香味的……blablabla,對,就這樣,thank you so much。」


霸氣的飾演完一個abc點菜後,王杰希面無表情的轉身,收穫後面葉修跟江波濤無聲的掌聲。


你一個亞洲面孔還學人家裝abc,你為什麼不是すみません的上啊?


我樂意。王杰希回。


孫翔一個機靈,想到:對啊,等下他就當日本人再去點一次就行了。然後肩膀一重,葉修另一隻空閒的手來了,「孫翔,你是裝不成日本人的,死心吧。」


「為什麼!」孫翔不服。王杰希的亞洲大小眼都可以當abc了,為毛他不能當日本人。


「你除了速咪媽線跟阿里嘎豆以外還會說點別的什麼?」


孫翔絞盡腦汁,好不容易又想到兩個會的詞:「還有喔嗨唷跟壓咩爹!」


葉修捧場的大笑了。


最後孫翔完敗,不僅付了四個人的晚餐錢,還在老闆怪異的眼神下用歪果仁的腔調買了晚餐。


 





 




上課中,黃少天因為筆掉了,彎腰去撿,被距離他斜後方幾個座位的葉修看見內褲頭,葉修閒著沒事,轉頭跟隔壁的方銳說:「黃少天今天的內褲大概是平口四角的。」


「他脫給你看了?」方銳的思維總是這麼猥瑣直接。


葉修不想跟他說話,腳一推,身體後仰,側頭問後面的孫哲平:「你覺得黃少天今天內褲什麼色的?」


孫哲平抬頭瞥他一眼,又低頭繼續看擺在大腿上抽屜下的漫畫,冷漠回:「粉紅色。」


葉修從底下一把抽出他漫畫,快速看了兩眼,笑:「還草莓圖案的對吧?跟女角的一樣。」


「什麼什麼,借我看看。」方銳好奇寶寶,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孫哲平一點都沒有惱怒的跡象,再從書包裡抽出另一本,繼續看。


「什麼啊,老孫你真無趣。」


「你才無趣,想知道去扒了他褲子看不就得了,光在這猜有個屁用。」


「那你去扒?」


「午餐你請嗎?」


「黃少天的內褲值一頓午餐?不行吧?那你得連扒三天的份才行。」


「哼,想得美。」


「那兩天,不能再少了。」葉修堅持。


「咖哩麵包加炒麵,還要一杯無糖飲料。」


「孫哲平你土匪嗎?」


「不要就算了。」


「方銳,老孫的午餐錢你出。」


「為什麼?!」方銳嚇得漫畫都掉地上了。


葉修順手撿起,朝他勾勾手指,笑:「不出也可以,那我現在就舉手跟老師說我撿到方銳同學的『課本』了。」


「......葉修你行。」方銳哭泣。方銳妥協。方銳想葉修你總有一天就不要給我逮到。


 


既然都加入了,方銳開始積極。


「按照黃少的個性,不太可能是素色吧?感覺上面就是會有龍啊、聖旨到啊什麼的。」


「噗哈哈哈哈,會不會太中二了啊。」也坐附近的杜明參與討論。


「你就不要說你沒有穿過。」唐昊表情不好,態度不善的回杜明。理由很簡單,因為他穿過。


「黃色吧,感覺就是黃色,雖然圖案我猜不出來。」劉小別說。一邊手裡還在忙著什麼。


過沒多久,葉修覺得後腦杓被打了一下,座位旁掉了團紙球。


「我也覺得是黃色,不過上面或許會有皮ka丘之類的圖案。賭注是什麼?」


葉修特無言的看過去,王杰希跟他對上眼,面無表情的比了個YA。


寫了幾句話,葉修回了紙條,統計了預測結果後,鈴聲就響了。


孫哲平從座位上站起,所有人用勇士出征的眼神崇拜看他,恰巧黃少天也從座位上站起,孫哲平喊了他一聲,走過去,在他耳邊講了一句話,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唰的拉下他褲子。


大家屏息,大家注目。


灰色的,三角。


很普通。


但所有人都錯了。


然後不知何時王杰希出現在旁邊,在黃少天傻眼還沒能拉上褲子的時候,拉了他鬆緊帶,再放開。


啪的一聲。


榮登黃少天今年的羞恥排行榜第一名。


 


葉──修──你──大──爺──


午休時,黃少天終於明白了事情始末,揪住葉修領口,就要胖揍一頓。


「找我幹麻?」葉修淡定順走孫哲平桌上的無糖清茶,一口氣喝掉半杯,再放回原位。孫哲平看在豐盛的咖哩麵包跟炒麵的份上沒跟他計較,繼續看戲。


「你他媽吃飽太閒賭我內褲顏色幹什麼!」


「少天大大在校內這麼紅,很多人想知道你穿什麼樣的內褲不稀奇吧?」葉修認真。


「真的假的?我怎麼不知道我這麼有名......不對,靠,我們讀的男校,誰會對我內褲款式有興趣啊!」


「誰說沒有,下賭注的這些人我看就挺有興趣的。」


「......」所有人。


「相信我,這個沉默是對老葉,絕對不是對你的內褲。」方銳覺得自己有必要澄清。


「那王杰希那個神經病是怎麼回事?為毛最後還要補槍!我哪裡惹到他了嗎!」黃少天表示那件內褲是新的,彈性很夠,王杰希那一下害他腰間整個都紅了,還很痛,超痛。只能慶幸還好不是正面。


「誰知道。而且你向來不就跟他不對盤嗎?沒順手脫你內褲我覺得已經很好了啊。」葉修邊咬自己的午餐,含糊說話。


「那老葉,我們交情這麼好,你幫我報仇!」


「噗──」方銳噴飯。黃少天的智商是被狗吃了嗎?該報仇的對象就在眼前,他還找他去合夥對付別人?


「方銳你髒死了,這麼大了連飯都不會吃。」黃少天一臉嫌棄把他趕去洗洗,然後一把坐上他位子,嘰哩瓜拉繼續講。


 


方銳在廁所遇到隔壁班的李軒時,打了招呼。


李軒想到什麼,問他:「你們班的黃少聽說今天被扒褲子了啊?」


方銳順口回:「對啊,賭他內褲色。結果竟然是這麼的平凡,真令人失望。」


李軒又說:「那葉修賭了嗎?」


方銳:「他沒賭啊,他莊家。」


李軒:「那你們都輸了吧?」


方銳嘆息搖頭:「沒人猜對。」


方銳洗完,先走了,而李軒還在原地掙扎。


還是別說吧,他不想淌進這腥風血雨。只能給點同情。


那是當然的啊,因為早在第一節課在廁所遇到葉修時,他就已經跟我說看到黃少天的灰色內褲了啊。


 





 




校慶的時候,班上弄了個燒烤攤。


因為負責烤很熱,所以葉修寧可拿著擴音器在前面招呼客人。


雖然,他更想什麼都不做。


不過他的夢想感覺快要能實現了。


因為他是跟周澤楷一起當人形看板。


別校的女孩子本來只是經過這裡,看到看板後都黏住不走了。


要手機要QQ要姓名地址的都出現了,就是沒一個來掏錢買燒烤,葉修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再不鄭重聲明他們是燒烤店,只怕這些人等會掏錢買的就是周澤楷了。


「嗯咳,抱歉打擾一下,小周是我們店裡的吉祥物,是非賣品。」葉修禮貌的笑,女孩子們愣了一下,好像察覺自己有些失控,瞬間都害羞了起來。葉修輕輕拉過周澤楷讓他站在自己斜後方,「當然,吉祥物也不是不能交流,只是他有他的任務,妳們幫忙捧個場,他跟妳們合照,怎麼樣?」


葉修提了個方案,皆大歡喜。


他們班招牌瞬間補了個SOP,買燒烤,送合照。滿額再加送簽名。


雖然不曉得周澤楷的簽名值不值錢,至少合照讓大部分人都蠻滿意的。


至於葉修就更滿意了,因為他現在連擴音器都不必拿,什麼都不用做。職業閒人一個。


周澤楷抓到空檔就會往葉修那裡瞄上一眼。剛剛那種處理方式無疑對他來說是最困難的一種,就算想的到,也說不出來,這是硬傷,但葉修卻這麼順暢的完成了,他有點羨慕,也嚮往。


不常說話的關係,他跟葉修並沒有很熟,但葉修這麼幫他,他第一次覺得這個比他矮一些,站在他前面的同學背影,很帥。真的。


謝謝。周澤楷輕聲說。


 


生意太好,肉類一下子就賣完了,蔬菜類也只剩下一點點,但校慶才剛過中午,現在補貨也來不及,葉修很想順勢說賣完就收攤休息啦,但管財務的張新杰推著眼鏡說不准,他也沒有辦法。


「我們還剩什麼?」肖時欽問。


「除了菜類……只剩下吐司跟水果。」喻文州說。


「水果……」


「就烤吧。」葉修很乾脆。


「你吃過嗎?」張新杰問了一個很實在的問題。


「以前窮到沒飯吃的時候,吃過。不過不是烤的,只是加熱過而已。」


眾人不想去思考那是什麼樣的畫面才會吃到加熱水果,表情都很微妙。


「吐司包水果?誰會想吃?」孫翔覺得這話題能一直持續真是太神奇了。


「重點不是想吃,而是有沒有人會買。」


「那誰買?你嗎?」


「她們。」葉修一指門口,周澤楷還在那裡賣力的對鏡頭露出笑容。陸續還有女孩子看到招牌上的SOP進來消費,是一個良性循環。


「……」真是賣得一手好同學,但他們竟都無言以對。


「那就來烤吧。」張新杰妥協。


黃少天覺得很不可思議,「張新杰你吃錯藥啦?我原本以為你會是我們裡面最堅持反對的一個,沒想到你意志如此不堅定。」


「反正只賣這一天,就算被客訴也沒什麼要緊。」


「……」


 


默默的進行了十分鐘的烤水果,杜明跑回來報告一個好消息。


「嘿,隔壁班要提早收攤了,他們說用剩的材料可以給我們!」


真是感人,眾人連忙問是什麼。


「一桶冰淇淋!」


然後杜明就被拖到角落去談人生了。


 


他們最後還是很良心的沒賣冰淇淋,大家一人一湯匙的把它瓜分掉了。


沒良心的是,他們連烤水果都賣完之後,竟然開始兜售周澤楷的立可拍照片。


而且價格還比燒烤高。


 


校慶圓滿落幕。


可喜可賀。


 


你問最後一則賭約在哪裡?


這不是很明顯嗎?


 


張新杰跟所有班級賭了哪個班的銷售額最高,


而他賭了自己班的。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