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直

不管是周叶,王叶,喻叶,还是 all叶...
只要是叶受,我都吃 =//////=b


其实最爱的cp是黄黑.

【all叶】青梅不够,竹马来凑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首先当做群里的还债吧,3177/5000,还剩1823


*all叶背景,竹马竹马设定


*因为立下flag写幼驯染三十题,我就先写写幼驯染设定练一下手咯w








  叶修和他的一干小伙伴都是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




  虽然没人知道他们这些家庭背景互不相同的人家究竟是怎么凑在一起的,但这并不妨碍一群小孩子发展出所谓革命的友谊。




  但相对于一般青梅竹马来讲,他们这大院十多个孩子,愣是没几个妹子,有人说是因为这块地阳气重,比较适合男孩子;又有人说本来是有女孩子的,但因为这里的男孩子太能闹腾,硬是把那些个小女生欺负走了……




  然而,相比起来,叶修更愿意相信前者,毕竟在这个自己制霸的地盘,欺负女生的事情,怎么能够容忍? 




  说起来,这块地盘最初也不是叶修制霸。




  因为他有个万年死对头,韩文清。




  从小到大,两人吵架无数,比赛无数,就连在学校里的成绩也总是不分上下,老师都不知道表扬谁,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模糊化处理,干脆两人一起表扬了,省得闹矛盾。




  正因如此,这两人就跟绑定了似的,不但各自较劲的时候黏在一起,就连老师表扬都得黏在一起。时间久了,大家也就都知道了,哦,叶修和韩文清关系超级好,干啥事都在一起,简直像是穿一条裤衩子出来的。




  可是没多少人知道,这俩人私下一见面准得撕逼,啥事都要撕上一撕,没事儿比比谁的玩具好玩,谁的零花钱更多,谁收集的小玩意更有意思……然而这些都是小事,重点还在于某次大院里的孩子玩什么试胆大会,大多数孩子胆小,一开始就退出了,还遭到众人无情的耻笑。




  而这俩人那是必须要参加的啊。如此既能证明自己又能打击对手的活动,不参加那该有多可惜啊。




  而试胆大会开始之前,叶修还在得意洋洋地冲韩文清挑衅。




  你要是吓傻了,叫我哥哥我立刻救你啊!




  叶修身后那群孩子也无所畏惧地参与了嘲笑的行列,当然,他们的任务,只是笑而已。一般韩文清一个眼神扫视过来,他们也就差不多该噤声了。然而,今天韩文清只将视线紧紧黏在叶修身上,冷哼一声,你也是。




  哎哟,这很狂啊。




  叶修自然是不甘被人占嘴上便宜,所以当然必须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他抱着崴了的脚踝一个人瑟缩在漆黑的墓地旁。




  人在最紧张害怕的时候,自然是四下逃跑,谁还会记得自己身边是谁,谁又消失不见了?




  总之,在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的时候,叶修内心的欣喜是大过了尴尬的。




  “还能走不?”




  韩文清看到叶修的时候,那个小少年正捂着脚踝,神色痛苦,身子有些颤抖,却又努力想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样子好不可怜。




  鬼使神差地,韩文清走了过去,冲那个少年伸出手去。却正好对上他那双满是错愕与欣喜的眸,眼角还泛着微红的湿意。让人莫名感到一点心疼。




  “还能走不?”




  叶修抓住他的手站起身来,沉默着点了点头。




  却在迈出第一步时小脸就龇牙咧嘴地皱在一起。




  韩文清二话不说绕到叶修面前蹲下:“算了,还是我来背你吧。”像是怕被拒绝一样,他又加了一句,“你这样慢慢走,到家都多晚了?”




  似乎是挣扎了一会儿,叶修还是服从了,顺从地趴到了韩文清背上,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脑袋靠在对方肩膀上。




  韩文清莫名觉得背上的人没了平时的嚣张气焰似乎也莫名的可爱,整个人小小的,很轻。




  直到叶修缩在他背上,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喊了一声:“韩文清……哥哥……”




  韩文清动作丝毫没有停顿:“你说什么?”




  叶修侧过头,耳根发烫:“没什么,你听错了!”




  听到对方这样的回答,韩文清那张原本显得异常严肃的脸上却渐渐浮现了笑意。




  忽然想起试胆大会前这个小少年冲自己挑衅的话语:“你要是吓傻了,叫我哥哥我立刻救你啊!”




  自己的回答是什么来着?哦,对了。“你也是。”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可爱的啊。




  由是在将叶修送回家的时候,韩文清轻声冲他道:“以后我让着你。”




  叶修不是很懂。




  “我妈妈说,哥哥要让着弟弟。”




  于是,在叶修满脸通红瞪着眼睛向韩文清扔着纸团时,韩文清几步窜回了家。




  自此之后,叶修就制霸了这个大院。








  上学的时候,叶修当着班长,却一向是甩手掌柜,啥事都扔给副班长吴雪峰,吴雪峰也随着他,反正都交给他也没出什么大事。况且在面对某些必须要叶修动手的情况,他也不会懒着。




  那种时候,总会有哪个班的小霸王看不惯另外一个班,就带着人来找班长的茬。




  吴雪峰看着眼前来势汹汹的孙翔,皱了皱眉,本不打算惊动叶修,余光却瞥到孙翔身后一个叼着棒棒糖,懒懒散散朝这边走来的身影。




  他的表情霎时变得非常奇怪。




  孙翔回过头去时,就看到一个比自己矮一点的人,叼着根棒棒糖,伸出手戳自己的腰。




  “你干嘛?”孙翔一头雾水。




  叶修眨眨眼:“你干嘛?”随后他从兜里掏出一颗糖,“诺,给你,可以走了。”




  “哦。”孙翔接过糖,转身走了几步,立马又想起什么回过头来。却正好看到叶修一脸惊讶地指着自己冲吴雪峰道:“他真的是来要饭的!?给颗糖就走了!?”




  孙翔怒摔棒棒糖,然而又想到什么,犹豫着没有摔下。




  那边的叶修砸吧砸吧嘴:“别砸,砸了你就没东西可吃了,真可怜。”他还煞有介事地摇了摇头,给了他一个怜悯的眼神。




  孙翔怒摔棒棒糖。










  和孙翔和好已经是在初中了。




  那时应邀参加了校园艺术节的叶修穿着正统黑色西装,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在孙翔的小提琴伴奏下,弹了首钢琴曲。




  上台前孙翔还冲叶修冷哼了一声:“哼,你别弹砸了,毁了我的小提琴曲。”




  叶修毫不在意地笑笑:“到时候再说吧。”




  孙翔觉得自己好气哦,他想自己今天一定要把叶修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的风头全部压下去。




  然后他的风头被全部压下去了。




  可是他居然一点也不气了。当时在台上的叶修看着琴谱的眼神专注,灯光渲染下,他的表情非常柔和。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钢琴键上蹁跹,动人的音律就这么流泻出来,时而昂扬,时而低缓,孙翔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被叶修带去了节奏,甘愿沦为陪衬。








  再然后,孙翔莫名其妙和黄少天分到了一个班。




  黄少天经常拉着他和一群杂七杂八的人混在一起聊人生理想和喜欢的姑娘。虽然孙翔很多时候都想说我不喜欢姑娘,我喜欢叶修,可奈何傲娇太久,还没下定决心说点什么便被话唠淹没,不知所措。




  某次,黄少天又开始侃侃而谈,谈到胸部的时候,他的神色一变:“喜欢的人平胸有什么不对??!!!”语气很是慷慨激昂,愤世嫉俗,连孙翔都差一点就信了。




  然而路人A也立刻开始捶胸顿足:“就是啊没错啊!!!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黄少天的视线立马化作利刃扫了过去:“妈的情敌!”




  路人A 一脸激动:“太好了黄少你也是萝莉控啊!知己!”




  黄少天一脸冷漠:“谁说我是萝莉控了,我明明喜欢叶……”下一秒他的嘴就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捂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人笑得嘲讽,扫视了周围一圈,瞅到了孙翔,随即抬手一挥:“哎哟,孙翔你也在?”




  然而他的手一松,黄少天的声音又蹦了出来:“……修!”




  “……”全场静默。




  叶修一脸严肃地看着黄少天:“少天,你要我跟你说多少次,小时候你看到的那个小姑娘,真的只是个男生。”




  黄少天冷酷地笑了一声:“呵,你以为现在跟我说这些有用吗?我不听不听不听!”




  叶修也冷漠地冲窗外一喊:“文州!”




  喻文州下一秒便探头进来:“恩?”




  叶修伸手指着黄少天:“随便用什么办法,给我弄他。”




  喻文州唇边笑意变深,若有所思地瞥了黄少天一眼,直看得黄少天汗毛倒立。随即喻文州又换上一副温和的笑容,看向叶修:“奖励?”




  “……”叶修沉默片刻。




  “那就和上次一样吧。”喻文州依旧笑得和和气气。




  叶修下意识捂住了嘴唇。




  孙翔,黄少天:“…………叶修你说,他上次对你干了什么!”




  黄少天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卧槽”一声,紧紧抓住叶修的手:“老叶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地把我扔给队长!!会死人的会死人的!你难道忘记你以前尿床的床单都是我帮忙洗的了吗!!我们之间的那些情谊你都忘记了吗!”




  “……呵呵。”叶修一脸冷酷地抽回了手,“文州,给我弄死他,不要手下留情。”




  “好。”^_^








  再之后的高中,叶修同桌变成了孙哲平。




  不过上了高中之后,由于屁股黏在凳子上的时间更长了,叶修经常觉得屁股疼,这种时候孙哲平只要特别霸气地斜乜他一眼,来一句:“被日了?”




  叶修往往反驳不能。




  然而某一天,叶修察觉孙哲平也有点坐立不安,心下一喜,面上却不动如山:“屁股疼?被日了?”




  孙哲平依旧斜乜了他一眼:“你想被日了?”




  你他妈不按套路出牌!叶修微笑。


  


  


  


  end.


  


  先写写,如果你们觉得还能看的话之后我还要写幼驯染三十题QAQ


  不想的话…这就是个独立短篇了么么哒_(:_」∠)_

评论

热度(561)

  1. 长命百岁苏沐秋一只城咩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