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直

不管是周叶,王叶,喻叶,还是 all叶...
只要是叶受,我都吃 =//////=b


其实最爱的cp是黄黑.

【喻叶/隐all】track down

倾山雪浪:

track  down : to find sb/sth after searching in several different places.


——【捕获】


“别动。”喻文州瞬间判断出身后的人并不是杀手,做了个手势向暗处的人示意不动。


正好是夜晚七八点,酒吧的茶色玻璃窗上晕开的车灯、路灯和霓虹灯闪着各种颜色或流动或静止,身后没有丝毫杀气。被能自如收放杀气的人盯上,那真是一件极其危险而刺激的事,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似乎觉得有趣——


可惜身后的人用的根本不是枪,虽然在外人看来似乎熟练得像是惯犯,但是内行人看来身手显然生疏得很。


他拈起酒杯,仿若遇见故友般问候,“晚上好啊,先生。”


第一声说别动时带着的尴尬化去,换成一声略带惊讶的,慵懒而低沉的笑,似乎也觉得有趣,“晚上好啊。”说着就把顶着喻文州后腰的东西一点一点向上划。


喻文州最初一瞬紧张全身都在感知身后的人,并没有仔细听声音,这么一笑即使是喻总也不得不惊讶于这声音的勾魂,再听招呼,却又觉得似乎有点耳熟,在哪听到过。真正会威胁他的人不会开这样的玩笑,而他又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应该被这样对待。


答案很快揭晓。


男人坐到喻文州身边,把手搭上他的肩,偏过头面对他,带着兴味和探究,很显然对他的从容感到诧异,同时能更深地看见防备和警惕,但说出的话却十分符合这样的场面。


“怎么?一个人?”说完还眨了眨眼。


喻文州在看清男人的脸的瞬间加深笑容,“你陪么?叶秋?”


叶修挑了挑眉,望向他,“为什么会觉得我就是?”他看了看自己身上,一件淘宝爆款T恤,普通长裤,和屏幕上的明星一对比,一般的人都会以为只是长得比较像吧?更何况叶秋除了荧屏基本不出镜,而镜头前后他几乎就是两个人。


“气质。”喻文州才不会说昨天黄少天因为叶秋被嘉世封杀的事偏唱反调看了第十遍叶秋早年的作品《一叶之秋》,他没能逃过黄话唠的纠缠。选早年作品倒不是后来演技不好,相反叶秋在进步,在熟练,在涨经验,但是,按黄少天的话说,越到后来嘉世拿出来的剧本和配角就越差劲,看着心疼,不如不看。“还有气场。”如果在大街上遇到,喻文州还真有可能就当成长得像了,但是刚才这么一闹,结合演员身份,猜都不用,百分之九十九就是叶秋,另外百分之一是叶秋还有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而且演戏也不错。


叶修看起来很失落忧愁的样子,一脸看来演技不过关啊果然是老了要退圈了的眼神。


喻文州忽然觉得这样的叶秋有些可爱。他对演艺圈没有兴趣,会知道叶秋全都是因为黄少天,在看过几部电影后也确实挺欣赏他,但也就是这样了。哪怕昨天知道叶秋被嘉世驱逐,在想明白前因后果之后除了惋惜和隐隐的失望也没有别的多余想法。


但现在他看见一个完全不被驱逐所影响的叶秋,同时因为不知名原因仿佛看见了千面人最真实的一面,这让他感觉好奇,惊讶和兴奋。


他在叶修视线之外看了暗处一眼。


“我是喻文州。”喻文州微笑开口。“有什么事可以效劳吗?”


叶修好像是默念了一遍名字,又好像没有。忽然笑的狡黠,“看在我们这么有缘的份上,帮个忙呗?”


“我们这么有缘?我可以拒绝么?”


“你既然认识我,那你一定知道我昨天刚被赶出来,看我这么可怜,帮个小忙又如何?”一脸无辜。


喻文州梗了梗,连自己的痛处都可以这么在外人面前随意提起,他忽然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完全不像是刚认识的陌生人,反倒像互相熟识的老友。


“好啊。”神使鬼差地,他答应了。


叶修的笑容瞬间变得诡异而戏谑。“那么,”他看向喻文州的眼睛,饱含怜悯,“文州啊,接下来我做什么,你都当做是我演戏好了呦。”


然后。


他侧过身,手从肩上划下来放在胸口的位置,使力一推把本来就在窗边的喻文州按在了窗玻璃上,眼神灼灼地看着他。


喻文州有着一瞬的惊诧,然后是暗了几度的眼神和略带玩味的笑,看着叶秋不再有下一步动作,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抬了抬下巴,示意叶秋解释。


叶修看着他略带居然没有脸红的失望和怎么那么镇定的谴责。


喻文州觉得好笑。


然后他就笑了。


叶修看起来挺尴尬的。


“喏。”叶修无奈而咬牙切齿地示意了酒吧另一角上窝着的俩男人,一个胡子拉碴,一个笑的猥琐,“打赌,输了,出来找乐子。”估计要求时间快到了,他打算干净利落的收回手走人。


喻文州一眼就看穿了这人的意思,就是不想让他得逞,在他收回手的瞬间抓住,颇为幽怨地把叶修浑身的毛都看竖了,“用完了就抛下我么?说好的陪我呢?”


喻文州看着叶修纠结想喷血的表情,心情十分好地,猛然出手把叶修拖过来也按在窗上,本来叶修靠外,于是这个姿势的肢体纠缠程度就比刚才那个深多了,叶修只是怔愣了一霎就被换了位置,并且喻文州的视线比他要高一些,他就听见斜上方悠悠传来苏耳朵的声音,好像随着说话声有酒香扑过来,“抛弃我也没关系,让我一样做一次就好。”


叶修抽抽嘴角,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有歧义呢?!


“所以你需要壁咚一个陌生人一定的时限?”


“是啊”,叶修靠着玻璃面对喻文州打了个哈欠,“行了我也完成了,就不打扰贵客休息约人什么的。”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识趣地放开。


叶修理理衣服,粘着步子离开。


喻文州看见他被那个笑的猥琐的人夸张地嘲笑,然后嘲讽地说了句什么,那人就噎住了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简直就是大写的王之蔑视。


后来三人离开。



“怎么样?”


“人家罗辑是计算机高手,哪像你,一个男演员居然被壁咚哈哈哈。”


“工资减半,工作加倍。”


“靠!你害羞了是不是!回来的时候耳朵都红了!你一个演员这么纯情什么鬼!”


叶修靠在门框上悠悠地吐了个烟圈,“点心啊,我们最近要吃土,你去啃砖吧?”


“后晚七五街。”





“蓝雨那边破译了,居然让叶修用美人计。”方士谦乐呵乐呵,哦豁哦豁,喜闻乐见。


“他男扮女装?搞什么?”王杰希头都没抬。


“诶?不是啊,是本色出演哦。”方士谦拿过文件。“我们看好戏?总有种作死的感觉。”


“我什么都不知道,都是你在说。”王杰希眯起眼睛,看着网页上的新闻,若有所思。



“怎么样?”


“……”黄少天不说话,只把照片递过去。


喻文州挑了挑眉,居然不说话了?这么……


“呃?”


这么……好罢


照片里叶秋压他的时候就像是恋人调情般看着温柔而宠溺,被压的时候一瞬的讶异没有被错过,带着怔愣和茫然,因为光线的关系,面对相机这边脸的眼角晕了红。


饶是喻文州乍一看也是咽了口水忽然觉得热。


没多久喻文州就挑出了那张被压的,轻轻点在桌上,就这张。


第二天的报纸,继《叶秋离开嘉世,状态下滑?》之后,叶秋再次屠版了。


《零绯闻叶神被包养?金主蓝雨喻文州?》


track    down




其实我想写的track   down 是【捕获】的意思。


至于谁捕获谁。。。。


小剧场


喻文州: 我是内行人,他是我内人。我和我内人说话,当然不像刚认识的陌生人。


微草: 下次喻总看病的时候,药看准了开。


霸图: 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出发?
(干嘛?)炸了蓝雨啊。


轮回: ……小周!队长!你把叶神带回来干什么!
——看着。


不真的是喻叶。


乖晚安。





评论

热度(50)

  1. 76直河间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