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直

不管是周叶,王叶,喻叶,还是 all叶...
只要是叶受,我都吃 =//////=b


其实最爱的cp是黄黑.

【all叶】一不小心就gay了

悠悠堇:

        叶修是gay,大部分职业选手不知道,但也有小部分知道。


        刚开始,职业联盟还不太完善的时候,各战队的大老爷们总是挤在一起,亦敌亦友的关系,彼此之间没有隔夜仇,就算叶修嘴巴毒了点欠了点,大部分人看在他年纪小的份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当时叶修在一众第一赛季职业选手中算是个异类,年纪轻,生得白净,跟他们这种没什么正事可干执迷于打游戏的社会人不一样,叶修看上去就是个高中生,如果忽略他总是叼在嘴里的烟的话。


        职业选手在他们那时候被认为是不务正业,从现实上来说,生活也的确很拮据,可不像后来一个个跟个当红明星似的受人追捧,基本上没有多少刚成年的年轻人会踏足这个在当时看起来没什么大前途的行业。


        于是在一群大龄游戏宅里,叶修就显得很特别了。虽然韩文清其实也跟他差不多大,不过韩文清总是板着脸而且面部线条刚硬,看上去就显得不那么年轻稚嫩,但是他二十八岁的时候跟十八岁的时候倒并没有什么大差别。


        “小家伙还挺嫩的。”魏琛站在叶修身后,揉了揉他光裸的小腹,然后被群起而攻之,名义是对青少年做出了猥琐的行为。


        “什么青少年!这小子不是成年了吗!你们都忘了自己之前被他虐成什么菜样了吗?”魏琛躲避着四处朝他泼来的水花。


        那是比较相熟的职业选手的第一次线下聚会,发生在第二赛季,平日里的敌对关系暂时被放在一边,大家吃了顿饭,再一起到日式澡堂里泡澡,看起来倒是挺融洽的。


        俗话说男人一起泡过澡后就会变得跟亲兄弟一样,此话有点假,但一起泡过澡后总有种更亲密的感觉倒是不假,泡完澡在更衣室里,大家勾肩搭背有说有笑,叶修一个人穿得整整齐齐坐在中间的长条椅上,脸色还带着热气的潮红。


        “干嘛就这么干坐着。”林杰笑着走到他面前,“不走吗?”


        叶修抬头看了他一眼,慢悠悠地说了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你们虽然天天坐在电脑前面,但是身材也不错啊。”


        他没有控制音量,周围的人都听到了他的话,张佳乐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腹肌和人鱼线,再看了眼叶修一片平坦的小腹,发出了嘲笑声。


        “所以呢?”林杰有点疑惑。


        “所以我有点硬了,现在走出去可能不太好。”


        所有人的大脑都有一瞬间的宕机,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拆开来很好懂,合在一起理解起来就有点困难了。


        林杰一愣一愣的:“硬……是哪种硬?”


        叶修挺有耐心地说:“勃起你知道吧?”


        知道是知道,但是……


        “你……你,你是那啥?”张佳乐咽了口口水,迟疑地伸出食指弯了弯。


        “是啊。”叶修毫不顾忌地点了点头,那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羞于承认的事,甚至在两年前确定自己性向的时候也没有太多惊慌。


        明明应该是挺不得了的事,但和叶修那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比起来,他们要是反应过度会不会显得大惊小怪没见过世面?


        目前还尚且笔直的一群男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你们也别怕。”叶修摆摆手,“我又不会强奸你们。”


        “谁怕那个了?”郭明宇挺不屑地瞟了一眼他的身板,“你这弱鸡能强奸谁?”


        原本有点尴尬的气氛又转变为了炮轰叶修的寻常模式,虽然除了叶修以外的人心中都产生了些许的异样。


        叶修又说:“现在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请大家多多包涵,等到以后肯定不会饥不择食到对着你们还能硬起来。”


        靠!这小子太欠打了!异样感消失了,他们现在只想把叶修围起来打一顿。


        正当他们摩拳擦掌之际,韩文清皱着眉把叶修拎了起来:“走了,快到预约的时间了。”


        ——他们接下来要去吃夜宵。


        叶修略为窘迫地看了眼自己的裤裆,其实一眼看上去挺正常的,已经差不多消肿了,但稍微定睛一看还是能看到一点轮廓。韩文清不在意这些,拖着他就走,叶修朝身后的那些人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只换来他们的幸灾乐祸。


        叶修也没有想太多,在韩文清诧异的目光下伸手使劲揉了揉他胯下沉睡的那玩意儿,揉完后还挺惊讶地说了句:“你吃什么长大的?”


        严格意义上可以算是句赞美,但是韩文清现在的脸色黑得如同泼墨。


        叶修讪笑:“果然不是gay的话被男人揉也不可能立起来吗?学习到了。”


        “你到底想干嘛?”韩文清像在看个胡闹的三岁小孩一样看着叶修。


        当时的叶修还残留了最后一丝正常人应该有的腼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看了看自己还没恢复平静的裤裆:“原来想拖你下水来着。”


        韩文清没说什么,不轻不重地给了叶修的后脑勺一巴掌。


        也许是因为叶修坦荡的性格,在那之后并没人对他产生偏见,但是有时候还是会用不一般的眼光打量他,以一种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角度。


        比如仔细看看他的嘴唇很薄,但看上去又很软,色泽饱满,从来都没有干燥脱皮的时候,一直泛着润泽,包括喝水时微微翕动的双唇和上下轻微滑动的喉结都显得很不同。


        操。刚跟嘉世比完赛的张佳乐整个人都觉得有点不好,他刚被打成狗,原本一包气,结果看到叶秋这小子后尽气消了大半,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张佳乐深吸一口气,猛地拍了拍叶修的背,用的力道不小,叶修被呛了一下,半瓶水洒到了身上,咳个不停。


        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不会有什么好脾气,而且十九岁的叶修脾气比二十五岁以后的叶修大多了,他狠狠地瞪过去,还在咳嗽,语气不善:“张佳乐就算你输得那么惨也不至于这样打击报复吧?”


        张佳乐却一时失语,叶修穿着轻薄的夏装,白色短T有点劣质,被浸湿后贴在身上尽显肉色,嘴角还有水珠,连眼神都因为过度的咳嗽而显得莫名湿润,张佳乐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叶修看,而且每一个细节都毫不遗漏,有点慌张地赶紧移开了视线:“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先走了。”


        张佳乐几乎是落荒而逃,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我操,两点都看到了。


 


 


 


        第四赛季,各名门战队基本上都迎来了一个黄金时代,这赛季出道的职业选手不少都成为日后的队中王牌或者战术中心,群星璀璨。而职业联盟也在这一年加速商业化,各项机制也越发完善,职业选手的生活状况也从拮据艰苦走向了小康滋润,而为了迎合各家粉丝支持者的喜好,各战队也做出了不小的配合。女粉丝特别多——尤其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共同女粉丝特别多的蓝雨战队,就总是把他们俩放在一起出席各种场合,比赛的时候二人肯定是坐在一起的,官博官微里也总是传点二人的日常,让不少具有特殊喜好的粉丝萌得嗷嗷叫。


        两个年轻不乏帅气的同队男选手间只有友情吗?不可能!——她们是这样坚信着的。


        但是当时仍然是个根正苗红的直男的黄少天同志其实心里有点苦,原本和他一直保持联系也互有好感的女同学自从他出道之后就天天问他求官粮,聊天的时候还总是提起喻文州,甚至还“错手”给他发了一个关于他和喻文州的文学作品的压缩包,点开第一篇黄少天就差点被自己“红润的双唇、雪白的皮肤、和娇小的身躯”给吓尿了。


        “我真的把队长当作超级重要的朋友你知道吗!”第一天全明星周末的节目结束后,黄少天把叶修拖出来吃宵夜,大吐苦水,“但是大家都那么喜欢我们凑CP,害得我最近都要用奇怪的眼光去看待队长了。你知不知道昨天我整行李的时候队长忽然凑过来,我吓得赶紧跳到一边,还把队长给整懵了。其实我知道队长也跟我一样笔直笔直的,但是偶尔也有分不清现实和脑补的时候。”


        黄少天灌下一大口波子汽水,然后感叹:“脑补害人啊。”        


        叶修插着洋葱圈,见黄少天终于说完了,才慢悠悠地吐出一句:“多大点事啊。”


        然后就没了。


        黄少天不可置信地摇晃起叶修的肩膀:“我这么真诚地跟你分享了自己的小心事,你居然就回我一句多大点事?”


        “能有多大事?”叶修又蘸了根薯条,“不就是卖腐吗,多老的策略,我还从来没听说过哪两个人卖着卖着腐就真成同性恋了。”


        黄少天一时哑口无言,嘟囔道:“你倒看得开。”


        顿了顿又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不过你说的很有道理,我怎么可能会真的喜欢上一个男人呢。”


        叶修笑了笑:“怎么,你恐同?”


        黄少天想了想:“那倒也不至于,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适应。”


        叶修吐出一口烟:“不好意思,我就是同性恋。”


        黄少天嘴里的半截薯条掉到了桌上,一副震惊的样子,他咽了咽口水:“你开玩笑呢吧?”


        叶修很淡然:“这有什么好开玩笑的,干嘛,不是开玩笑你就打算跟我绝交?”


        “那怎么可能。”虽然大脑对叶修扔下的重磅炸弹还没有完全消化,但黄少天下意识地就反驳了绝交二字。


        “哦。”叶修递给他一块芝士球,“那倒也是,同性恋又不会传染。”


 


 


 


        周泽楷刚出道的时候就非常让人惊艳,赛场上张扬锋利,但在场下看起来完全没有攻击性,像某种纯良水灵的小动物。


        叶修和他没有太多交集,事实上黄金一代以后的选手们已经很少有人和叶修有对手以外的关系。


        那一年全明星结束之后,几个战队聚在一起吃了顿饭,不少人撺掇着周泽楷多喝几杯,这个不善言辞的一年生在一群没下限的前辈中显得特别无助。


        叶修窝在角落里跟自己吃自己的,苏沐橙被楚云秀拉走了,他也就一个人躲着,没被人逮到,落得个清闲。


        那边个周泽楷被逼得白皙的俊脸都染上了桃红,擅长对付不要脸的家伙却对纯良小辈很没辙的叶修还是看不过眼,跑过去想把人给拉出来,但反而把自己给赔了进去。被那些家伙团团围住,一副今天不喝几杯就不会饶过他的样子。


        周泽楷反而被挤到了外围,用一双漆黑好看的眼睛安静地盯着叶修。


        叶修和他对视上了,冲他笑了一下,笑中并没有太多特别的意味,就是叶修通常露出的,无关轻重不痛不痒的笑。


        而周泽楷还是用一种安静的视线看着叶修,过了会儿才笑起来,笑得特别好看,连叶修这样的段数都差点脸红。


        后来叶修和周泽楷仍然没有太多交集,周泽楷虽然看上去沉默乖巧,但其实生性很难捂热,他对叶修的印象也止于一个曾经辉煌并且不容小觑的前辈。直到第十赛季决赛时二人的第一次单人交锋,周泽楷才发现,叶修的强远超他的想象。


        为什么之前竟然没有发现呢。周泽楷觉得诧异。他在之前的几个赛季竟然没有发现叶修强到如此摄人心魂,强得惊心动魄。


        周泽楷被撩起来了,他难得觉得兴奋,血液变得滚烫沸腾起来。


        结局他输了,但是仍然兴奋难平。原本特别遥远而抽象的一个人,忽然在他的眼前生动了起来。


        通过针锋相对的博弈,他好像看清楚了叶修,通过慵懒的表皮来武装,看起来对成败毫不在意,但隐匿在皮下的攻击性彻底勾起了周泽楷的兴趣。


        角色是会说话的,他在刚才那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中仿佛听见叶修的声音透过君莫笑传了出来,他说,我讨厌输。


        然后他就赢了。


        周泽楷冲着屏幕笑起来,笑得很好看,谁都没见过的好看。


        他一向很少对人产生兴趣,但在这一刻他毫无疑问地对叶修产生了极强的兴趣。


 


 


 


        “老叶你是怎么发现你是同性恋的啊。”黄少天在叶修的床上打滚,“领队就是不一样,床都比一般选手的舒服。”


        “起开。”叶修赤脚戳了戳黄少天的腰,“每个人的房间都是一样的,你别在这借题发挥。”


        “我哪有。”黄少天一骨碌爬起来搂住叶修的肩膀,“唉你这人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啊。”


        叶修从行李箱中拿出换洗衣物:“还能怎么发现。就是看毛片不硬,做春梦梦见了个男的。”


        黄少天张大了嘴巴:“原来你还会做春梦,我还以为你肯定清心寡欲到连右手都不会用。”


        叶修没说话,黄少天凑近他,挤眉弄眼:“那,那你是上面那个还是下面那个啊?”


        叶修瞟了他一眼:“你猜。”


        黄少天还真认真地猜了起来:“我觉得你应该是下面的,毕竟你腰比较软,皮肤也不错,比起一般男人长得也没那么粗糙。决定了,你一定是下面的那个。”


        “我谢谢你啊。”叶修理完了东西,打算送客,“没什么事你就回你房间去。”


        黄少天巴着门:“我一定是猜对了对不对,你就是下面那个对不对,我难道是天才吗?”


        “你是傻逼。”叶修砰地关上了门。


        晚饭时间在食堂遇见了孙翔,叶修朝他走过去,结果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急急忙忙地避开了。


        叶修觉得奇怪,在走廊里再次碰到的时候把孙翔叫住,问他:“孙翔小朋友,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孙翔看到叶修凑得离他极近的脸,想都没想就:“你……你离我远一点。”孙翔涨红了脸:“同性恋离我远一点。”


 


        在孙翔读初中的时候,班里有一个同学跟他关系很好,是个同性恋,孙翔知道之后没有疏远他,还是一直把他当朋友。后来发生的事就很恶俗了,朋友想跟他上床,见他不愿意还动用了强硬的手段,虽然最后没有得手,但是在孙翔的心里留下了很大的影响,从此都对同性恋这三个字过敏,认为任何同性恋接近同性都是有目的的。


        今天他不小心听到叶修跟黄少天的对话,但是不敢置信,他想不到叶修这么一个人居然会是同性恋。更想不到的是,他的第一反应竟不是厌恶,只是单纯的震惊而已。


        晚上叶修主动跟上来找他的时候他其实是有点开心的,但是他脑子里还是很乱,下意识就说了那么一句等到反应过来之后后悔得要死的话。沉默在这种时候总是显得漫长,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叶修在走廊灯光下半明半昧的表情。


        好像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或者说只是叶修一惯的表情,孙翔不知所措的表情清晰地映入他的眼中,他忽然笑了一声:“你恐同啊?”


        孙翔像是忽然被猫叼走了舌头,“我我我”了个半天还是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急得脸红,然后像是放弃了一般扭头跑了。


        是的,他就跑了。直到孙翔跑回自己的单人间之后他还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他居然跑了?孙翔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的床上思考这个严峻的问题:他为什么要跑?


        这个无解的命题让孙翔想得脑仁都疼了,也还是无法理解自己刚才跑路的行为。靠,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了,那在叶修眼中他岂不是就根本像是个神经病了?


        越想越觉得丢脸的孙翔倒在床上滚了滚又把脸埋在枕头里哀嚎了几声,这个时候有人来敲门,孙翔深呼吸了几下才下床跑去开门。


        门口是叶修,孙翔的嘴巴微微张开,呆愣愣地站着。


        叶修靠着门框,微微抬高视线看着孙翔,孙翔背着房间里的柔光,酒店的走廊灯光又太过昏黄,让他帅气的五官显得不那么立体,反而多了点柔和,头发有点乱糟糟的,蓬松地顶在脑袋上。


        “怎么,不打算让我进去?”叶修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不至于吧,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孙翔急急忙忙地想对刚才的失态做出解释,一边又想让道让叶修先进来,但在那之前,叶修的手先附上了他的脑袋,揉了揉:“怎么那么乱,刚才去草地里滚过了?”


        温热而柔软的动作让孙翔再次僵立在了原地,从脖子开始慢慢地染上血色,一脸有点傻兮兮的表情。


        叶修这下真有点诧异了,疑惑地看着孙翔,他比孙翔矮一点,微微上挑的目光在昏暗绵软的光影下显得非常煽情,至少在孙翔眼中是这样的,还好酒店的灯光是偏黄的暖色调,不然他一脸的猪肝色会显得非常突兀。


        “好吧。”叶修像是妥协了,“既然你不肯让我进去,那就在这里说好了。”


        “ 啊?哦……”嗯?孙翔先是发出了两个下意识的单音节,但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对。


        他根本没有不想让叶修进去啊!孙翔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勾勾地看着叶修。


        “是这样的。”叶修的语气很低柔,听得孙翔有点醺醺然,他的表情因为沉默而显得有点懵,和乱翘八翘的头发结合起来,让叶修忍不住想笑,“我是不知道你对同性恋有什么偏见,但我不会对你下手所以你大可放心。”


        “哦……”孙翔不知为何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所以你不要影响到比赛状态。”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这样。”


        误会应该是解开了,叶修也是一惯大度、既往不咎的态度,可孙翔心中郁结的那团火却没有被浇熄。刘海遮住三分之一的眼睛,孙翔脸上的温度渐渐降下了,喉口干燥,叶修眼睁睁地看着孙翔的表情变得阴沉,心里觉得有点奇怪,伸手戳了戳他:“喂,你怎么了。”


        孙翔握住了那根手指,不松不紧地握着,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出这个动作,大概也不需要原因,他看着叶修的眼睛,用一种他自己也未曾听到过的音调问:“不对我下手,那你想对谁下手?”


        就算是叶修,面对孙翔这个突然的提问,一下子也有点宕机,反应变得迟缓,只能看到孙翔紧抿的嘴唇、帅气的脸靠得离他越来越近,却没有什么危机意识,只是随口回答:“暂时还没有什么想要下手的对象。”


        孙翔松了口气,好像才发现自己还握着叶修的手指一样,慌慌张张地松了手,再别别扭扭地撇过了脸:“那……什么,我对你没偏见。真没有。”


        叶修可能是觉得梗着脖子特认真的孙翔很好玩,故意追问:“那你刚才叫我离你远一点?”


        孙翔瞪大眼睛,又“我”了个半天,才嘟囔道:“我那是正当防卫。”


        说完后他又想埋到枕头里滚一滚了,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叶修却好像毫不在意,甚至还笑了起来,孙翔看着他笑,也忍不住弯了嘴角,但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异常,趁叶修还没发现,迅速地让自己的嘴角耷拉下来。


        “好了,没什么事了,我先走了。”叶修拍拍他的肩,转身走了。孙翔盯着他的背影,露出自己也没发现的傻笑,等到叶修消失在走廊尽头,他才回过头来,不经意地一瞥,不由身子一僵,他看到了周泽楷。


        不是在多隐蔽的地方,就在酒店楼层的盆栽和自贩机中间,只是刚才专注看着叶修,所以他才没发现那里还有个大活人在。


        他不知道周泽楷到底看了多少听了多少,但仔细想想他也没和叶修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过,叶修是同性恋的事,应该不希望被别人听见吧……孙翔盯着周泽楷,迟疑地打了个招呼:“嗨,队长。”


        周泽楷看上去很平静,他走出来,冲孙翔点了点头。


        “那啥……”孙翔挠了挠自己后脑勺的头发,视线闪烁,“你刚才听到多少了?”


        他心里预想的是周泽楷回答“没听到多少”或者“听到了但是会保密”这样的话,一年的相处下来,孙翔知道周泽楷虽不善言辞,但对人情世故还挺通,但没想到周泽楷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全听到了。”


        孙翔这下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支吾了一会儿,措辞小心:“那……队长你不要说出去啊。”


        按孙翔对周泽楷的了解,他当然知道周泽楷不是那种会嚼人舌根的家伙,这么说也真的只是随口一带而已,却没想到周泽楷的眼神倏然变得锐利,像是要透过他的眼睛把他整个人看透一般。


        这是孙翔所不熟悉的周泽楷,不,或者应该说是熟悉的,这样的周泽楷像极了场上叱咤风云傲视一切的一枪穿云。


        “我早就知道了。”


        周泽楷这么说,语气间带有极少在平日里出现的攻击性,“比你早。”


        末了还要追加一句:“早得多。”


        就算孙翔在某些方面再迟钝,也能听出周泽楷此刻对他的敌意,而敌意的来源似乎是叶修,这个逻辑有点复杂,孙翔暂时想不清原因,只是下意识地说:“我怎么知道你知道,毕竟你平时和叶修那家伙的关系看上去也不怎么好。”


        周泽楷笑了,孙翔却觉得毛骨悚然,他很少看到周泽楷笑,更别提这种帅到有点淫荡的笑,他听到周泽楷吐字清晰地说:“从现在开始变好就可以了。”


        孙翔今天第二天看着别人离开的背影,只是两次的心情却截然不同。


        而他现在脑海里反复回荡的一个念头是:周泽楷居然说了十一个字。


 



        周泽楷喜欢上叶修的过程非常简单,一段漫长的铺垫,然后是第十赛季总决赛时的惊艳,加之他原本就是gay,正好他知道叶修也是,于是喜欢这件事发生得顺理成章。


        要说周泽楷为什么知道叶修是gay,这其实是一件非常正常且自然的事,善于观察的gay能判断出自己对面的同性是否跟自己拥有一样的性取向,周泽楷是这样,并且周泽楷相信叶修也是这样,他觉得叶修一定从自己的举手投足间辨识出了自己与他是同类。


        但是叶修什么都没有说,周泽楷也什么都没有说。这出于一种默契,一种两人都认为对方不可能是自己发展对象的默契。


        不过现在的周泽楷试图打破那种默契,建立新的关系。


        虽然周泽楷从来不曾看轻过叶修,外界对他的过度鼓吹和曾经对叶修的过度贬低都未曾让周泽楷觉得自己比叶修高出多少,但也从未觉得自己比起叶修有什么不足。


        可当他第一次与使出全力的叶修针锋相对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他对叶修的了解实在是太不深刻。


        在最后的团队赛中,他发现他以为的使出全力远远不是叶修的全力,叶修的极致实在高到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周泽楷的心一直是很高的,可是现在的他想要降落在叶修的眼里。


        而当他将视线停留,认真凝视叶修的时候才发现,叶修如同广袤的深色夜空,不认真看可能会错过,但只要驻足就会发现有那么多闪闪发光的地方缀在他身上,从厚重的夜色之后清亮地透射出来。


        和孙翔告别之后,周泽楷走到酒店楼下的咖啡厅,看到叶修和喻文州正在交谈,他走过去,礼貌地问候了一声,叶修和喻文州像是在讨论跟比赛有关的事,见到他就招呼他一起坐下。


        “小周要喝什么吗?”叶修问他。


        周泽楷想了想点了一杯加了三个shot的冰美式,他坐在那里安静地聆听叶修与喻文州的对话,听叶修说话很舒服,叶修的声音不会过于低沉也一点都不粗重,从来不会有尖锐的破音,一直轻缓淡然。他在和喻文州进行轻松的交谈,与后几场的对手有关,但因为时间充足,只是平和地各抒己见,像是寻常的谈话聊天,周泽楷在叶修问到自己的时候难得插几句话表达自己的见解,聪明人之间的聊天一向比较轻松愉快。


        在周泽楷看来,喻文州很可能是个双,而且对于叶修抱有某种程度的好感,但是具体到了哪种程度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喻文州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人,但是喜欢上一个人这种事是根本无法隐藏的。所以周泽楷想,喻文州也一定看出了他喜欢叶修。


        “前辈,差不多到休息时间了。”喻文州看了眼腕表,“一起回去吗。”


        “好啊。”叶修站起来,这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他掏出来一看,是微信消息,先是有点无奈地笑了,然后叫来服务生点了两份外带的戚风蛋糕。


        “怎么了?”喻文州问。


        “沐橙说想吃甜的,这个点了也不怕长胖。女孩子还真挺麻烦的。”话是这么说,叶修的表情却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意思,喻文州的视线停留在叶修因为袖口挽起而露出的细白手腕。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十几分钟,服务生递上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叶修留下小费后和周泽楷喻文州并排走了出去。


        把蛋糕送到了苏沐橙的房间后,叶修敲响了张新杰的房门,过了好一会儿,张新杰才来开门,他下半身围着浴巾,上半身没有穿,一条毛巾搭在脖子上。原本整齐的发型沾了水,额发撩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他没有戴眼镜,眼镜微微眯起。


        “先进来吧。”叶修听到张新杰这么说,就提脚走了进去,他光明正大地盯着张新杰的半裸体瞅,张新杰肤色偏白,但是身材健美,一丝赘肉都没有,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个成天坐在电脑桌前的电竞选手。


        不谈性向单从外貌身材和性格上来说,张新杰是叶修的理想型。倒不是叶修就真喜欢张新杰了,只是如果以后要跟一个人确定关系,叶修希望对方是像张新杰这样的人。


        叶修扫视着张新杰宽阔的肩膀,紧窄的腰身,肌理分明的胸膛,然后对上了他清醒冷静的眼睛。


        “看够了?”张新杰问他,叶修丝毫没有视奸被抓包的惊慌,反而落落大方地夸赞:“你身材真不错。”


        张新杰愣了一下,然后说:“谢谢。”


        叶修随口回了句不客气,然后就坐到了张新杰的床上,他注意到张新杰皱了皱眉,想起张新杰这人有点洁癖,他穿着外出的衣服坐到人家床上可能是有点不礼貌,就站起来坐到了窗边的沙发上。


        张新杰穿好衣服戴好眼镜,出来打开笔记本,一丝不苟地开始跟叶修交流他之前发现的团队中的问题,交流结束后叶修还没打算离开,张新杰看似不经意地看了眼时钟,然后对叶修说:“我差不多要睡了,你要先回去吗?”


        叶修眨了眨眼,忽然笑了:“张新杰,你的睡觉时间什么时候提前一个小时了?”其实叶修一向不喜欢戳穿别人的谎话,他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想揭穿,可是今天张新杰这个拙劣的谎言让他觉得啼笑皆非,说出口的话也就带了点刺,“我知道你被一个同性恋视奸之后觉得不舒服,而且那个同性恋还坐到了你的床上。但是你可以坦诚一点嘛,直接跟我提出来我又不会生气。”


        张新杰又皱起了眉,除此之外脸上没有特别明显的表情,他像是无声地叹了口气:“你什么都不知道。”


        他站起来靠近叶修,很近很近,两人的鼻尖都快要贴在一起,他看着叶修漆黑明亮的眼珠子:“前辈虽然很聪明,但是在某些方面完全在自作聪明啊。”


        “不喜欢你坐在我床上可不是因为嫌弃你。我不仅仅想让你坐在床上。”


        张新杰的吐息呼在叶修的耳边:“还想在我的床上对你做很多事。”张新杰拉开距离,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你现在懂了吗,叶修?”


        叶修的嘴唇微微开启,看上去还没有反应过来张新杰这突然而然的剖白。


        “所以请先回去吧。等到比赛结束以后,我会再跟你好好谈谈。”


        被张新杰请到门口的叶修微微垂着睫毛没有说话,张新杰心中叹息,他本不想那么快跟叶修摊牌,但是叶修有时候的错误解读让他觉得很火大,即使他不是一个容易愤怒的人。


        “要赢下来,我才能跟你谈。”原本没什么反应的叶修忽然这么说,让张新杰的瞳孔微微放大,然后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你知道我要跟你谈什么吗?”


        “不知道。”叶修诚实地回答。


        “谈恋爱。”


        “……啊?”


        “比赛一定会赢。”张新杰跟叶修额头相抵,“晚安。”


        “晚安什么晚安。”叶修瞪大了眼睛,“你刚开始说的好好谈谈肯定不是指谈恋爱,你这是犯规吧。”


        “那又怎么样。”张新杰的喉间发出轻笑,“没被发现的犯规就不能算犯规,所以是没有听完我说要谈什么就自顾自答应的前辈自己不对。”


        叶修哑口无言,过了半天才说:“张新杰……你原来就是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不是不要脸,只是要对付你的话,总是不能走寻常路不是吗?”


        “……你原来应该不是同性恋吧。”


        “嗯。但是被前辈传染了,请负责吧。”


        滚,同性恋才不会传染。叶修咬了咬嘴唇。


 



 

评论

热度(4481)